千年風流桑梓之地珠璣巷

2017-10-09 09:34:04   來源:黎育土 審核:       打印  轉發  字號:T

珠璣巷是廣東省目前僅存的惟一宋代古巷古道,全長1500米,寬4米多,全部用鵝卵石鋪砌而成,曲直有致,古樸清幽,兩旁民宅祠堂、店鋪商店鱗次櫛比。珠璣古巷南門樓始建于清乾隆年間,經多次修葺,在樓門上方鑲嵌兩塊石刻,一曰“珠璣古巷”,二曰“祖宗故居”。巷內現有20多姓320多戶1400多居民。從這條猶帶舊時滄桑的古道上,1100多年來已走出了難以數計的先民,他們的后裔達數千萬,葉脈遍布珠三角以及海外。

尋根

如今,這條不太起眼的小巷已被供奉為數千萬人的桑梓之地、發祥之鄉,越來越多的后人重返族譜上共有的這個名字,尋根問祖。 “黃花滿地綴珠璣,廣府人稱是故居”。珠璣古巷,這條古色古香的巷道,牽動海內外數千萬后裔的心。

上世紀九十年代初,南雄縣委、縣政府本著“弘揚祖德、維系桑梓、增進友誼、發展經濟、振興中華、造福社會”的宗旨,開始了“珠璣巷后裔聯誼會”的籌備工作。

經過5年的努力,“廣東南雄珠璣巷后裔聯誼會成立暨第一屆懇親大會”于1995年11月28日在南雄舉行。全國政協副主席、香港中華總商會永遠名譽會長霍英東先生,全國政協副主席、澳門中華總商會會長馬萬祺先生,時任廣東省省長的朱森林先生,時任廣東省委常委、廣州市委書記的高祀仁先生和時任廣州市市長的黎子流先生,以及來自珠江三角洲各市、縣和海外16個國家、地區的334個單位團體的代表1700多人,帶著眾鄉親的囑托參加了這次盛會。在這次會上,雷潔瓊、霍英東、馬萬祺、高祀仁、歐廣源、佀志廣等13人當選為名譽會長,黎子流當選為會長,李兆基、何鴻燊、鄭裕彤、何厚鏵、利國偉等5人當選為副會長。省長朱森林為當選的名譽會長、會長頒發了證書。

1998年11月28日,“廣東南雄珠璣巷后裔聯誼會第二屆理事會”在南雄召開。來自美國、加拿大、香港、澳門和我省珠江三角洲等地的珠璣巷后裔聯誼會理事、常務理事和特邀嘉賓共400多人參加了會議。在這屆會議上,雷潔瓊、霍英東、馬萬祺、高祀仁、歐廣源、佀志廣等再次被推選為名譽會長,黎子流再次當選為會長。

20031021,“廣東南雄珠璣巷后裔聯誼會第三屆理事會”在裝扮一新的韶關南雄市雄州體育館隆重舉行。中共廣東省委副書記陳紹基出席了盛會,為新一屆聯誼會會長黎子流頒發當選證書。連續三屆當選為聯誼會會長的原廣州市市長黎子流在會上說,珠璣巷繁衍了千千萬萬的后裔,目前已知在海內外達一百五十三姓四千余萬之眾。廣大珠璣巷后裔通過多年來的聯誼活動,增進了對南雄的認識和了解,激發了愛國愛鄉之情,回到珠璣巷尋根問祖的海內外珠璣巷后裔日漸增多,達每年10多萬人次!他們中許多人回來后從各方面支持家鄉的建設,有的慷慨捐資,有的投資置業,有的搞工農業開發、商貿進出口,這是廣大珠璣巷后裔報答祖先恩澤、澤福后人的最佳方式。

 

珠璣巷來由

 

  珠璣古巷并非因出產美玉而得名。據記載:南宋時,河南開封祥符許多官員為逃避元人南下遷徙,定居于南雄,因祥符有珠璣巷,遂將這里改名為“珠璣巷”,聊解思鄉之情。

  不過更多史料記載,珠璣巷這一名稱的得來,與唐敬宗的珠璣賞賜有關。珠璣巷在唐代時還叫“敬宗巷”,因有巷內族人張興七世同堂,唐帝李湛聞聽后,賞賜給他們家族珠璣絳環,不久李湛駕崩被賜廟號唐敬宗,“敬宗巷”為避諱改名珠璣巷,沿用至今。

  今天張興故居仍在珠璣巷中,珠璣巷的很多后人還感激著唐敬宗的賞賜,然而除此之外,這位在位僅3年的皇帝幾乎乏善可陳,年僅18歲的李湛被人合謀殺死于內室。

  珠璣巷由唐敬宗易名得名,但它的開始興旺則還在李湛之前,其興衰與玄宗時開挖的梅關古道密切相關。唐敬宗即位百余年前,張九齡奉唐玄宗之命,開鑿大庾嶺梅關,把一條崎嶇難行的山徑開通為能通車馬的大道。從那時起,梅關道由于溝通了長江與珠江兩大水系,使南北交通頓時通暢,成為嶺南最重要的通道,而依據梅關道的珠璣巷也夾道成鎮,古代稱沙水鎮,成為南來北往旅客的歇息地,上升為大庾道上最重要的驛站。

  由于珠璣巷離古時縣城近15公里,距離大庾嶺近2.5公里,正好是南下北上的過客路途歇腳處。南下的趕路人從大庾嶺過梅關,再走2.5公里的路,恰好在日薄西山時分抵達珠璣巷,正好是一日腳程。北上的趕路人從南雄起程行15公里到珠璣巷,如果當日上梅關,在天黑前不一定能翻過大庾嶺,因而也暫住下來。所以從盛唐開元而下,尤其是明、清時期,南來北往路過珠璣巷的商旅、挑夫“日有數千”,直到清末粵漢鐵路修筑之前,這條路載著珠璣巷興旺了1000多年。

許多流傳下來的詩詞可以印證珠璣巷當時的繁華:曾忤魏忠賢去官的御史、明萬歷年間的進士黃公輔詩中就曾寫道:“編戶村中人集處,摩肩道上馬交馳。”清朝同治年間的茂名舉人楊庭桂則在《南還日記》里稱:古道上行人擁擠,比看唱戲的人還多,走起路來如螞蟻般緩慢。

遷入

  珠璣巷被認為是珠三角居民的發祥地,遠不止是由于這里過客云集,更因為曾經有難以數計的先民遷入,在這片土地上耕作,在古道邊的繁華市鎮上開店設鋪,繁衍生息,而后的千年間再由于種種原因紛紛遷出,一進一出間,先民們的族根撒向四周,葉落珠三角,乃至海內外。

  走在珠璣巷鵝卵石路面上,沿路簇擁著各姓氏的祖居,黃姓、黎氏等姓氏的后人籌資修建了宗族新的祠堂,供同姓后人供奉。雖然這條古巷上如今只有20多姓人家居住,但經有關專家考證,發現這里曾經居住過152姓。小小的珠璣巷,成為中國姓氏展覽的大舞臺。至今珠三角很多家庭幸存的家譜上,仍然可以看到珠璣巷的名字,他們把這里看作宗族的發源地。

  歷史上大規模的北方人南遷入粵從秦朝開始,秦皇兩次派大軍向南進軍,平定了南越,把嶺南第一次歸屬于中央版圖之下。南征的很多秦兵就在當地留守落戶,后來為了解決這部分人的婚姻,秦皇又發派了1.5萬名女子,這就成為嶺南史上第一次大規模的移民,其中一部分人留在今天的南雄珠璣巷附近。

  公元716年開鑿大庾嶺之后,只需騎馬行45公里陸路,就可以從長江水系轉入湞江,進入珠江水系,“馬背九十里,坐而致萬里”,經過大庾嶺的陸路成為南北交通最便捷的途徑,自此粵北開發落后粵西的局面一下子得到改觀。唐玄宗天寶年間,韶州以及所管轄的六縣(南雄、始興、曲江、樂昌、翁源、仁化)戶數達到3.1萬戶,絕對數雖然比廣州的4.2萬戶少,但人口密度遠遠超過了廣州。以后雖然由于戰亂人口有時驟減,總是在很短時間內恢復,顯然是大量移民涌入的結果。

為什么大量移民會遷入這條古巷安家落戶?研究珠璣巷的專家曾祥委認為:唐末開始的戰亂、農民起義,以及后來的五代紛擾,中原不時處于戰亂中心,而粵北這塊地方卻幸運地成為“避風處”,風平浪靜地躲過大劫,相對平和安定,加上繁榮的商貿,可以開墾的荒地,如同綠洲般吸引周圍難民。到了南宋末年,大批難民入遷南雄,遷入珠璣巷的人數達到高潮。

遷出

  如果沒有大量人口的遷出,珠璣巷不會被眾多散居海內外的人當作桑梓之地。由于中原戰亂,北方人大舉南下,遷入珠璣巷。無獨有偶,也正是由于后來的戰爭,珠璣巷每每受劫,甚至處在戰爭中心。為了躲避戰亂,珠璣巷人不得不再次南遷,進入珠三角等地。

  從今日的珠璣巷南門進去不到百米,便能看到一座石塔,當地人稱它貴妃塔,并相信這是由于胡妃而引起了一段南遷傳說,有人也把這一傳說稱為胡妃之禍。

  相傳南宋度宗咸淳年間,胡妃因為奸臣賈似道陷害被逐出宮,流落江湖,走到錢塘江畔恰遇珠璣巷商人黃貯萬,兩人定下終生之事,回到珠璣巷生活,事隔多年家仆對黃貯萬不滿,到官府告發。朝廷詔令血洗珠璣巷,捉拿胡妃問罪,眾鄉鄰為逃胡妃之禍,大批南遷。胡妃為了不牽連四鄉居民,投井自盡,后人為紀念她在井上放上石塔。

  胡妃之禍引發珠璣巷居民大舉南遷只是一個民間傳說,給歷史上的真實事件平添一絲人情味而已。真正的珠璣巷先民的大舉南遷發生過3次,分別發生在南宋末年、元末明初和明末清初時局動蕩之時。

  南宋末年的珠璣巷移民,是嶺南有史以來最大規模的一次。宋末,元軍從大庾嶺進入廣東,遭到福建、江西、廣東軍民反抗,南雄等地正好處在戰區中心,雙方互相爭奪,戰爭慘烈。在多年的戰亂之中,處在交通要道上的珠璣居民和附近村民走避一空,幾乎傾巢南下。珠璣巷居民南遷,沿水路最為方便,一路而下到清遠,繼續下行,經過三水可以到達南海、新會、中山等地。

  有關專家估計,在宋朝,直接由珠璣巷和附近58村遷出的人口將近10萬,這樣空前集中的南遷在南海九江傅氏族譜上可以找到記載:逃難的人太多,沿河沒有船,只好砍木結筏順水漂下,到了連州碼頭邊,約有1萬多人停靠在河邊歇息,不料夜晚狂風大作,潮水猛漲,木頭綁起來的船不能抵擋,紛紛散開,淹死的人難以數計,滿江都是哭泣的聲音。

  宋朝以后,元明清三朝,珠璣巷仍然不斷有居民南遷珠江三角洲。一些專家認為,數朝來遷出珠璣巷的先民共達數十萬之多,現今珠江三角洲許多家族都稱來自珠璣巷,并非虛言。

  珠璣巷先民南遷珠三角后,由于他們當中不少來自中原地區的官紳和讀書人家,家學淵源,不但帶動了當地經濟發展,而且提升了嶺南教育水平,珠璣后裔建立的書院更是在全國出名,使廣東書院在全國鼎盛一時。

曾祥委等專家認為:珠璣巷移民后裔約占今天廣府民系的60%以上,大約有2000多萬人(對此數據專家莫衷一是,也有估計人數達4000萬),在珠三角一些后裔分布的高密區,珠璣后人占到了80%以上。由于珠江三角洲和附近地區是我國主要的僑鄉,因而珠璣巷也成為僑居世界各地華僑華人的祖籍地之一,事實上近年來已經有不少海外人士來到珠璣巷尋宗認祖。

幸與不幸

  千古風流,總被雨打風吹去。今日,踩在珠璣巷1500米長、4米多寬的鵝卵石路上,令人感喟這條自唐起就扼交通要道、終日車水馬龍的古巷,現時幾乎被現代文明遺忘。

  據歷史記載,珠璣巷西側的小巷打鐵生意興隆,煉鐵爐林立,有鐵爐巷之稱。從宋末年間直到民國初期,一直興隆不衰的打鐵行當見證了珠璣巷的長盛不衰,繁華時店鋪過千家,“南來車馬北來船,十部梨園歌吹盡”。然而,這個代表傳統農業社會的行當在今天終于難以為繼、日薄西山,與珠璣巷這處繁榮了上千年的古道一同漸漸老去。如今走在珠璣巷,已無法再尋到一個鐵鋪,最后的一個鐵匠已在兩年前賣掉了所有的家當,正式歇業。在珠璣巷邊的珠璣鎮上,一位盧鐵匠仍在堅持著,他已經是整個鎮上的最后幾位鐵匠了。“打鐵的行當已經過時了。”盧鐵匠說,“照這樣下去,不用10年這個行當就會在珠璣巷消失。”

  代表傳統農業的鐵匠行當在現代社會里已經趨向沒落,在消逝前茍延殘喘著,這一行業的變遷正折射出珠璣巷的發展軌跡:

最初的原始農業社會中,隨著大庾嶺古道的開辟,珠璣巷吸納了很多外來人定居,南來北往的過客帶旺了商業,酒肆林立,客棧繁多,珠璣巷逐漸演變為一個商業重鎮,一群人依靠交通帶來的優勢擺脫了耕種的農業生活。

  爾后,隨著幾次珠璣居民的大舉南遷,隨著被別的交通要道繞過,珠璣巷的商業失去了依存的母體,成為無源之水,商業逐漸萎縮,珠璣巷的人們又恢復了農業社會的耕作。直至今日,大部分的珠璣巷后人仍然依賴種田為生。

  和其他不發達的地方一樣,珠璣巷人把子女送到外邊去讀書,年輕人多會選擇離開,去珠三角打工,巷子里留下老人和孩子。在古巷里,幾個小販熟練地加工著手工卷煙,當街擺賣,但這些以前著名的手工卷煙已經少有游客問津了,就連當地有名的南雄卷煙廠也被其他廠家合并了。

成也交通,敗也交通。舊時的珠璣巷扼交通要道,南來北往過客如云,故昌盛一時;今日則被現時的交通要道拋棄,公路繞巷而行,一度繁華的珠璣巷逐漸與現代文明脫節。所幸也正因此,珠璣巷才得以在泥石鏟車飛揚的塵土中保全了原貌,留下令人憑吊的古巷,吸引眾多海內外游客,使它重添活力,開始復興。(黎健明據《南方日報》景小華文章《千年風流珠璣巷》及相關報道改寫)

 

 

摘自:香港黎氏宗親會會刊,原創作者:黎健明,編輯:黎健明,核稿:黎健明,勘誤:黎國強(聯系電話13728886039)

投稿熱線:黎國強13728886039,黎慧仙15999626778

郵箱地址:shijielishiwang@126.com

 


投稿熱線:黎國強13728886039,黎士賢13544350888,黎慧仙15999626778,郵箱地址:shijielishiwang@126.com;勘誤:黎國強13728886039

版權及免責聲明: 1、凡本網注明來源:“世界黎氏網” 的所有稿件,版權均屬于世界黎氏網,未經本網授權,任何單位及個人不得轉載、摘編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稿件。已經本網授權使用稿件的,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并注明來源。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2、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世界黎氏網)” 的稿件,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3、凡本網注明來源:“XXX供稿” 的稿件,稿件均來自企業或個人,發布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如遇投資類文章,請網友謹慎甄別真偽,以免造成損失。
4、如因供稿內容、版權和其它問題需要同本網聯系的,請發郵件至"shijielishiwang@126.com "。

欧美 亚洲 日韩 国产 综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