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雄才和他的山水畫世界(六)

2020-04-26 10:34:51   來源:黎志宙 審核:黎國強       打印  轉發  字號:T

三、“新國畫”運動的經典之作——《武漢防汛圖卷》

黎雄才完成于1956年的《武漢防汛圖卷》是一件有“防汛史詩”美譽的新中國山水畫經典作品。該卷紙本設色,高30.4厘米,長2788厘米,現藏中國美術館。

IMG_2297(20200426-102845).JPG

《武漢防汛圖卷》

作者以1954年夏天長江遭遇百年未有之洪水,武漢全市軍民緊急動員,并投入轟轟烈烈的防汛抗洪斗爭的壯闊場面為創作背景,藝術地記錄下了一場驚心動魄的特殊而偉大的戰爭。<1>該畫是在數以百計現場速寫的基礎上提煉而成的,全卷以整個防汛歷程的發展為時間線索,自右而左分十二段陸續展開,段落與段落之間,以大堤、江面、樹木、建筑等承前啟后巧妙過渡,銜接自然而不著痕跡,虛實相生開合有度,給人以波瀾壯闊蕩氣回腸的藝術感受。《武漢防汛圖卷》借助和發展了傳統手卷畫的繪畫樣式,以史詩般的浩瀚場景,成為反映新中國新社會建設風貌的代表性作品和以傳統筆墨表現新時代新生活的成功范例。

作者在畫卷末尾的自跋中,對畫卷每一段所描繪的具體內容,作了詳細的說明:

一九五四年七月十二日起,武漢關水位已超過二十八公尺;八月十六日,漲到二十九點七三公尺,高出平地一丈至兩丈多,超過一九三一年最高水位,持續了五十八天,為百年來未有的洪水。參加防汛戰士有二十八萬九千余人。從斗爭開始到勝利結束,經歷了一百天的時間。在共產黨毛主席領導下,全國人民創造了歷史的奇跡。因作《武漢防汛圖卷》以紀其事。是圖于一九五四年九月于張公堤上速寫,一九五六年三月賦色并補成之。全圖大意分為十二段:

開始的一段,描寫在一個烏暗沉重雨云籠罩的夏天,從漢口望武昌黃鶴樓一帶。七月是長江大汛時期,洪水不斷上漲,水情測量人員日夜守候在水位標尺旁,及時記錄水位送到防汛指揮部。

第二段,在空前持久的雨勢和六七級的巨風下,七月二十九日中午,丹水池被狂風巨浪襲擊出險,堤身崩塌了二十多公尺。在五分鐘內,一千多搶險隊員都上了險地,四十分鐘后堵住了缺口。這段描寫將已修復的情形。

第三段為一九三一年缺口處,現已安如磐石。火車從遠處運來的土石支援。

第四段,在這種萬分緊張險惡情況下,防汛戰士發揮了高度革命英雄主義和自我犧牲精神,在風雨中搶險。許多人跳下水去,以身結成“人墻”保護著堤身,堅持戰斗。

第五段,“戰士之家”。雨過天晴后,有群眾、學生等組成之防汛服務隊來為防汛戰士洗衣裳等。

第六段,水上運輸。從全國各地支援來的大批草包等物資。

第七段為防汛第一指揮部所在地戴家山。

第八段為加固工程。為了消滅堤身隱患,展開大規模填塘工程,創造了采土的新方法。堤上有人民解放軍摩托部隊在巡邏。

第九段為排水站。從全國人民的積極支援抽調了近萬匹馬力的抽水機正緊張地安裝機器和變壓器等來排除積水。

第十段,排除積水后,農民們重返家園。

第十一段,描寫“金銀灘”“姑嫂村”一帶望“水上長城”的防浪木排、在水慢慢下退時,由洞庭湖、洪湖流下來之草堆。

第十二段,農民開始從防汛前線回家,立即投入生產。在一望無際的肥沃土地上,光輝的旭日從東方漸漸的升起來了。

IMG_2298(20200426-102845).JPG

一九五六年三月,雄才畫并記于武漢。

1956年7月10日,“第二屆全國國畫展”在北京中國美術家協會展覽館開幕。黎雄才的《武漢防汛圖卷》參加了展出,旋即成為輿論的焦點。其時作為有政治導向作用的新中國唯一官方美術專業雜志——《美術》,不遺馀力地對這次展覽予以持續報道,尤其是對于傳統繪畫能否表現現實生活等問題,作了較為廣泛和深入的探討,而黎雄才的《武漢防汛圖卷》,也成為大家討論傳統繪畫介入社會現實生活可能性的最佳范例。于非闇以《國畫創作在前進》為題,在該雜志的1956年七月號發表了他對這次展覽的觀感:“首先給我的印象是全國國畫家經過不同程度的辛勤勞動所創作出來的繪畫,確實證明國畫是完全能夠反映現實生活,特別是反映人民的斗爭生活的。畫家們為了表達他們所反映的現實生活,不論是在人物方面、山水方面、花鳥方面,都使用著許許多多的形式,其中描繪人民向洪水搏斗的那幅歷史性的長畫卷(此長卷畫系指黎雄才的《武漢防汛圖》,將在本刊八月號發表),是極其動人的作品(當然其他極其動人的作品也還很多)。”<2>同樣發表在該期《美術》雜志的胡佩衡文章《第二屆全國國畫展評選工作中的感想》,也對這次國畫展進行了總結,并對《武漢防汛圖卷》表現現實題材的成功予以充分肯定:“參加評選的全部作品可以歸納為四類:第一類是造詣較深的作品。主題、構圖、筆墨、設色、處理都十分妥當。這類自然是各地區優秀著名的國畫家的出品,這里只舉一個例子,如武漢黎雄才先生畫的《武漢防汛圖》,是十丈長的手卷,內容分為十段,而有變化的連在一起,繁復的構圖,能剪裁處理的十分妥當;善于運用國畫的傳統技巧,描寫54年長江大水及搶險的英雄們,是成功的作品。”<3>

在該年的《美術》八月號上,還刊登了第二屆全國國畫展的座談會紀要,對國畫的特點和如何表現現實生活,以及洋為中用、古為今用等問題進行了探討。大家的發言也多涉及黎雄才的《武漢防汛圖卷》:“溥松窗先生說:這次展覽會比以前幾次都進步,尤其在山水畫方面進步較快,花鳥畫更成熟了。他認為有一種類型是能較好地運用傳統技法來反映現實的。如黎雄才的《武漢防汛圖》就是一方面采用了傳統的技法,另一方面又在一定的程度上吸取了外來的東西而創造出來的作品。……高閬仙先生指出這次展覽的作品有許多都是健康的,他也舉黎雄才的《武漢防汛圖》為例,他認為這畫的作者不僅對傳統技法是熟練的,同時對防汛生活也有較深刻的體會,所以這幅畫是成功的。”<4>該期《美術》雜志同時刊印了黎雄才參加第二屆全國國畫展的《武漢防汛圖卷》;潘絜茲也在同一期雜志上,以《讓花兒開得更美更盛》為題,對第二屆全國國畫展作品尤其是對黎雄才的《武漢防汛圖卷》,給予了高度的評價:如黎雄才的《武漢防汛圖卷》、酆中鐵的《獅子灘水電站工地》、謝瑞階的《黃河三門峽》、蔡大木的《獅子灘攔河壩》等等,都熱情地歌頌了祖國勞動人民,以集體的力量戰勝困難、改造自然的偉大精神,成為畫展中最動人的部分。像酆中鐵的《獅子灘水電站工地》運用國畫傳統的構圖方法,把十分復雜的工地安排得層次分明、遠近得宜,這種高妙的手法是令人心折的。尤其是黎雄才的《武漢防汛圖卷》,不但藝術地紀錄了這一場驚心動魄的偉大斗爭,使作品本身具有不可磨滅的歷史與藝術價值,而且以新穎的手法,發展了手卷樣式的特點,在傳統技法的運用上,也可以算得一個成功的范例。<5>

翻閱著已經泛黃的半個世紀前《美術》雜志,我們可以明顯感受到,中國畫如何古為今用、洋為中用,以及中國畫如何表現新中國新生活新氣象等方面的問題,構成了這一時期關涉中國畫文章最為主要的探討內容,而黎雄才的《武漢防汛圖卷》,又無疑是這些文章引用最為集中的作品和談論相關問題的最佳范本。

摘自《黎雄才和他的山水畫世界》

標注:

<1>關于《武漢防汛圖卷》的創作情況,于風曾經有這樣的描述:“1954年夏,長江中下游大雨傾盆,洪水泛濫,百年不遇的狂風惡浪,嚴重威脅著武漢三鎮數百萬人民的生命與財產安全。在黨和政府的號召下,全市軍民緊急動員,展開了一場轟轟烈烈的防汛斗爭。當年廣州美院的前身——中南美術專科學校全體師生員工,也無一例外的投入了這場戰斗。當時黎雄才教授正值壯年,一方面參加防汛勞動,同時抓緊時機,利用手中的畫筆,記下了這場與自然災害奮戰的歷史。他白天帶著幾個饅頭,騎著單車,在泥濘的防洪堤上奔走寫生,晚間回到宿舍,再對畫稿進行加工整理直至深夜。由于防洪大堤很長,水位又高出武漢地面,加上整個場景處于同一水平線上,構圖取舍和場景的概括安排,難度很大。經過一年多的反復推敲,終于完成了這件長達28米的力作《武漢防汛圖卷》。”(于風:《<武漢防汛圖卷>前言》,原大經折裝印本,出版地不明,2001年)

<2>于非闇《國畫創作在前進》,《美術》1956年七月號,第7頁,北京。

<3>胡佩衡《第二屆全國國畫展評選工作中的感想》,《美術》1956年七月號,第9頁,北京。

<4>王靜:《把國畫藝術推向新的繁榮──記國畫座談會》,《美術》1956年八月號,第8頁,北京。

<5>潘絜茲《讓花兒開得更美更盛》,《美術》1956年八月號,第14頁,北京。

摘自: 榮寶齋在線網  作者:陳跡


投稿熱線:黎國強13728886039,黎士賢13544350888,黎慧仙15999626778,郵箱地址:shijielishiwang@126.com;勘誤:黎國強13728886039

版權及免責聲明: 1、凡本網注明來源:“世界黎氏網” 的所有稿件,版權均屬于世界黎氏網,未經本網授權,任何單位及個人不得轉載、摘編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稿件。已經本網授權使用稿件的,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并注明來源。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2、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世界黎氏網)” 的稿件,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3、凡本網注明來源:“XXX供稿” 的稿件,稿件均來自企業或個人,發布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如遇投資類文章,請網友謹慎甄別真偽,以免造成損失。
4、如因供稿內容、版權和其它問題需要同本網聯系的,請發郵件至"shijielishiwang@126.com "。

欧美 亚洲 日韩 国产 综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