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雄才和他的山水畫世界(一)

2020-04-26 09:32:08   來源:黎志宙 審核:黎國強       打印  轉發  字號:T

IMG_2261(20200426-092653).JPG

黎雄才(1910?-2001)<1>是嶺南畫派最為重要的代表性畫家之一,也是二十世紀中國美術發展歷程中最具標本意義的重要畫家之一。

如眾所知,黎雄才所從屬的美術陣營嶺南畫派,從一開始便與中國的政治革命有著千絲萬縷的緊密關系,從某種意義上甚至可以說就是當時整個社會政治革命的有機組成部分。黎雄才的老師、嶺南畫派開山鼻祖和執旗人、同盟會元老高劍父(1879-1951)先生,曾經在《我的現代國畫觀》中這樣總結說:“兄弟追隨總理作政治革命以后,就感覺到我國國畫,實有革命之必要。這三十年,吹起號角,大聲疾呼,要藝術革命,欲創一種中華民國的現代繪畫。幾十年來受盡同道之種種攻擊,要打倒我,消滅我,要使我這派不能成功。作革命工作時受盡這痛苦;而藝術革命也竟有這劫運。”

<2>雖然如此,高氏依然高舉著“革命藝術”的旗幟,提倡“要打破以往貴族式的,要大眾化的,不是專供享樂的人玩賞與裝飾的、專有的”

<3>藝術。他的這一主張,因應了當時的社會變革思潮,得到了許多畫家的響應。高劍父又通過舉辦巡回畫展的方式,將嶺南派的影響擴展到廣東以外的上海、南京等地。嶺南派以折衷中西、融合古今為藝術宗旨,在表現內容上,主張畫家要到民間去,到現實生活中去,用畫筆反映社會生活,介入社會現實。高劍父“春睡畫院”

<4>門下眾多的學生便是這一主張最為忠實的實踐者,如方人定(1901-1975)在他的《我的寫畫經過及其轉變》一文中,就曾經記錄了他從最初畫山水、花鳥畫,到后來轉而為人物畫的理由:“我深覺得當我們民族復興圖存,自力更生時候,我們所需要的藝術品,不是出世的,亟當是關于人生的,然而關于人生的作品,非用人物畫來表現不可,因為思想的表現以人物來得深刻爽快,但我們需要以現代的新姿態和靈感來表現現代美為最要的。”

<5>高氏的另一學生關山月(1912-2000),更是以反映社會現實生活而名聞中國畫壇。至于先后師事高奇峰(1889-1933)、高劍父昆仲的黃少強(1901-1942),則全然是一位以“譜家國之哀愁,寫民間之疾苦”為職志的畫家。當然,春睡畫院一門中,有此共同志向的畫家還有很多很多。對于此種現象,一篇發表于1942年的文章《中國近二十年來之新興畫派》曾經這樣評價:“近人采用西方技巧,圖改革國畫者頗不乏人,就個人見聞所及,以嶺南高侖劍父及其弟高嵡奇峰為最早”,“中國今日之國畫,其形式內容,無不模擬前人,求其畢肖。對于現實的人生,幾于熟視無睹,實為可怪之現象。嶺南派諸氏乃轉變趨向,以現實題材組織而成有情緒有生命之作品,斯能自出機杼,特成偉構”。

<6>顯然,在1949年之前三十余年的中國畫壇上,嶺南派尤其是“嶺南三杰”之一的高劍父以及其門下諸弟子一系,有別于同時代其他地域畫家的這種主動關切社會現實生活的整體性創作傾向,還是非常明顯的。在這一群體中,有一位從入高氏春睡畫院之后,即終其一生實踐著高氏“新國畫”的創作主張,并取得驕人成就,然而自始至終,卻似乎都缺乏熱切的介入社會的政治激情,而在個人的繪畫風格上又是承先啟后、卓然特立和自我圓足的獨特人物,這位畫家就是在繪畫創作上形成了“黎家山水”樣式的黎雄才先生。在筆者看來,黎氏身上所具備的,似乎更多的是典型傳統老畫師的個性品質;終其一生,他始終沉浸在自己的繪畫價值世界中。或者可以這么說,黎雄才一直在以“寫生”為其創作契機,實踐和尋找一個既能邁越明清,上承五代、宋、元,又能延西(東)入中,改變明清以來幾成定式的山水畫傳統,開現代山水畫新紀元的歷史坐標。黎氏這種畫學思想和一如既往的山水畫實踐,與后來新中國以行政方式推出的傳統繪畫改革方案雖然目標不盡相同,但在具體的實踐方式上卻頗為一致,這種“合轍”既成就了黎氏的山水畫——如他完成于1956年的《武漢防汛圖卷》——在新中國成立初期的典范性地位,也從政治上保證了黎氏山水畫風格在前后時期的連續性;另一方面,或許正是因為黎氏對現實政治相對缺乏激情,反而令他在各個時期都能夠延續和豐盈其一貫的藝術風格,進而最終成就了他在山水畫實踐上的輝煌業績。從某種意義上來說,黎氏在新國畫創作上的豐碩成果,正是其師高劍父先生藝術理想的實踐和折射。

摘自《黎雄才和他的山水畫世界》

標注:

<1>幾乎所有關于黎雄才的傳記文字都說他生于1910年,此處姑且從之。筆者認為,這確實是黎雄才的“法定”出生年月,然而,黎氏真實的出生年份應該是在1913年。筆者在后面正文對此有所考證。

<2>高劍父:《我的現代國畫觀》。李偉銘輯錄、整理,高勵節、張立雄校訂:《高劍父詩文初編》,250-251頁。廣州:廣東高等教育出版社,1999年9月。

<3>高劍父:《畫話》。李偉銘輯錄、整理,高勵節、張立雄校訂:《高劍父詩文初編》,187頁。廣州:廣東高等教育出版社,1999年9月。

<4>“春睡畫院”系高劍父主持的私立美術機構,創辦于1923年。初設于廣州東郊公園,1929年遷往廣州東山陳樹人別業“樗園”,1933年遷往廣州城北朱紫街山莊;1938年,廣州淪陷,高氏避兵澳門,仍以“春睡畫院”名義在澳門普濟禪寺設帳授徒。1946年10月,高氏在朱紫街春睡畫院舊址創辦“南中美術院”。春睡畫院的歷史約23年,1930年代中后期是其全盛期。(見李偉銘:《黎雄才、高劍父藝術異同論──兼論近代日本畫對嶺南畫派的影響》注1。李偉銘:《圖像與歷史──20世紀中國美術論稿》,第79頁。北京: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2005年6月)

<5>方人定:《我的寫畫經過及其轉變》,《再造社第一次畫展特輯》,香港:再造社,1941年2月。轉引自黃小庚、吳瑾編:《廣東現代畫壇實錄》,第213頁。廣州:嶺南美術出版社,1990年10月。

<6>陳覺玄:《中國近二十年來之新興畫派》,學思社編:《學思》1卷3期,成都出版社,1942年2月。轉引自郎紹君、水天中編:《二十世紀中國美術文選》,第582頁。上海:上海書畫出版社,1999年11月。

摘自:榮寶齋在線網  作者:陳跡 


投稿熱線:黎國強13728886039,黎士賢13544350888,黎慧仙15999626778,郵箱地址:shijielishiwang@126.com;勘誤:黎國強13728886039

版權及免責聲明: 1、凡本網注明來源:“世界黎氏網” 的所有稿件,版權均屬于世界黎氏網,未經本網授權,任何單位及個人不得轉載、摘編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稿件。已經本網授權使用稿件的,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并注明來源。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2、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世界黎氏網)” 的稿件,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3、凡本網注明來源:“XXX供稿” 的稿件,稿件均來自企業或個人,發布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如遇投資類文章,請網友謹慎甄別真偽,以免造成損失。
4、如因供稿內容、版權和其它問題需要同本網聯系的,請發郵件至"shijielishiwang@126.com "。

欧美 亚洲 日韩 国产 综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