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家人與廣府人:兩大民系的難解難分(上)

2019-05-04 08:51:04   來源:黎志宙 審核:黎勇       打印  轉發  字號:T

IMG_5956.JPG

中國的大歷史中,「分化」與「融合」一直在同時發生與交錯著,當向最深遠處望去,將會發現中國人萬流歸宗的本源。客觀回顧歷史,坦然面對差異,才是最體貼的中華人文關懷。

眾所周知,客家人作為一個獨特的民系,集中于閩粵贛,同時也遍布世界各地;相比之下,與之關系最為密切和纏繞的,莫過于另外一個民系——廣府人。

“廣府民系”一詞很少被提及。有時指以粵語為母語全部大范圍人群,有時僅特指以廣州文化為核心或以廣州話為母語的小范圍群體。

這兩大群體在中原南遷的漢族移民史上,一前一后、有分有合;既曾經互為友鄰和對手,亦是合作分工互不可缺的搭檔。

兩者的文化習俗有著眾多重合,但基于先天性格與后天環境的迥異,又各自延續著的不同的氣質與價值觀。

同宗共生 VS.難解難分

在中國,與客家人關系最密切,直至難解難分的,莫過于廣府人。

首先,在地緣上,客家人最多的一個省份,便是廣東省,有兩千多萬,但這個省卻名“廣東”,其主流文化,非廣府文化莫屬,而廣府人,更有四千萬人,比客家人多一半,這個地面上的官話,只可能是廣府話。

話雖這么說,廣府人多,廣府話乃官話,可打推翻了千年帝制之后,主政廣東的,卻鮮見廣府人,反而大多數是客家人,丘逢甲(雖說只當了短短幾個月的廣東議長)、胡漢民、陳炯明、黃紹竑、陳濟棠、張發奎、黃慕松,均為民國時期歷屆主政者,解放之后,除外地的領導如陶鑄、任仲夷外,葉劍英、曾生、謝非、葉選平等,也是客家人。

要論廣東在海外的華僑、華人,廣府人與客家人,均有各自一句很接近的話。

廣府人的是:

太陽在粵人社會上永遠不落。

客家人的是:

凡有咸水的地方,都有客家人。

這就是說,廣府人與客家人,都一樣遍布全世界。當然,由于廣府人瀕海,外出要便捷得多,海外的廣府人自然也比客家人多一半左右。不過,仔細品味這兩句話,卻有不同的感受,很耐人尋思。

廣府人強調的是太陽,廣府人達觀,有一種不可救藥的樂觀主義,用今天的話來說,是很陽光、很自信。

可客家人強調的確實咸水,這自然講的是海水,又咸又澀又苦,畢竟,客家人的憂患意識要濃厚一些,千年漂泊,背井離鄉,這種意識也一般帶到了海外。

廣府人與客家人,一樣都是中原漢人南下形成的民系,客家人不說了,誰要說他不是中原漢人,沒準要與你拼命,根在河洛,情系中原,這是不可變易的“祖宗之言”,雖然也有人稱他們也有畬族的成分,但他們并不茍同。至于廣府人,他們是西漢時大規模南下的移民,但光這么強調還不夠,到如今,又都毫不例外自稱為珠璣巷移民之后,更是地地道道的中原漢人,整個廣府民系,也就立了個“珠璣巷后裔聯誼會”。

不過,如今珠璣巷所在的南雄,乃至粵北,都已是客家人居住的地方,反而很少有廣府人了。也許是珠璣巷事件之后,廣府人都跟羅貴走光了,于是,客家人便從閩西、粵東移民過來,他們成了后到的主人,畢竟,那里是山地,“無山不住客”,倒是廣府人,到了富裕的珠江叁角洲,早早揚帆出海了。

廣府人與客家人,是天生的好友,是親家,同祖同宗,同是中原移民,只是時間有先后罷了,他們共同開墾了南中國這一塊“風水寶地”,他們共同從這里走向世界。當年,他們一道,在文天祥等民族英雄的率領下,抗擊元軍,廣東成了最激烈的反抗之地;后來,他們又在一起,與清兵殊死決戰,血染了整個南中國——這兩次激烈程度,都超過了內地,無非是兩大民系,以鮮血與生命,來證明自己真正的漢族身份,去捍衛漢文化的延續與承繼。宋元交替,明清易朝,為何南方會節節抵抗,那么壯烈,那么悲慘,聯系到當年兩晉南北朝的歷史,人們不難找到答案。可惜,這兩次卻不再能頂住這歷史的災難,令近代中國出現了大倒退。

在客家人崛起之前,明代宣德年間,廣府人中出了個“江門學派”,它的創始人是新會的陳獻章,后遷居江門附近的白沙村,所以世人稱他為陳白沙。他開創的江門學派,得到當時著名的啟蒙思想家黃宗羲的高度評價:“有明之學,至白沙始入精微。”

在《明史?儒林傳》中,則把他與王陽明并列,稱“明初諸儒,皆朱子之支流余裔,師承有自,矩矱秩然。曹端、胡居仁篤踐履,謹繩墨,守先儒之正傳,無敢改錯”,而“學術之分,則自陳獻章、王守仁始。”眾所周知,王陽明在贛南諸多政績,對客家人思想形成有相當大的影響。

同樣,陳白沙對廣東客家人的影響,更如吳永章教授所稱:

……惠州府,明代客家理學中心,一時人才濟濟,理學發展至頂峰。代表人物有楊傳芳、葉時、葉春芳、葉天佑、葉春及、葉萼、楊起元諸人。楊傳芳,師承湛甘泉,深得其中奧妙。葉時,曾從南海龐蒿學,崇奉王陽明良知之學。葉春芳,受學湛甘泉,‘甘泉稱其學問純正’。葉春及,理學崇陳獻章……”

及至到了戊戌變法前夕,卻又是客家人黃遵憲,這位大外交家、大詩人兼思想家,極力推薦廣府人、年輕的梁啟超,上湖南的時務學堂任中學總教習。他在《致汪康年書》中說:

憲甫徑到湘,即聞浙中官紳有時務學堂之舉,而中、西兩院長咸屬于嶧琴、任公二君子,此皆報館中極為切要之人。……任公之來,為前議之所未及,然每月作文數篇,付之公布,任公必能兼顧及此,此于報館,亦似無損礙,并乞公熟悉而見許之。

任公,即梁啟超,時未《時務報》主筆。黃遵憲是《時務報》創始人之一,頗欣賞梁啟超。正是他這位湖南按察使,引進了梁啟超等一批人才,與同使客家人的湖南巡撫陳寶箴,把湖南新政搞得有聲有色。

僅此兩例,兩大民系在先進思想的交流中,可以說使相互提攜,相互激勵,甚至使并肩作戰的。雙方合作,均有堅實的思想基礎。及至戊戌變法,康有為、梁啟超是珠叁角的廣府人,而黃遵憲、陳寶箴、劉光第,則分別是廣東、江西、四川的客家人,變法中,彼此相依相成,缺一不可。到了辛亥革命,更是廣府人、客家人精誠合作,才使廣東成為這場革命的策源地、根據地,無論是兩次北伐、成立護法政府,還是東征、省港大罷工,他們都親如兄弟,同艱共苦,相互扶持,絕不言敗。

可他們也是“不是冤家不聚頭”,在客家人第五次遷徙中,就遭遇到了廣府次區,即粵西的大械斗,雖說這只是廣府次區的局部矛盾,內中更有清朝政府的挑撥離間,但后果卻是極為慘烈的,雙方死傷竟達五六十萬人。這一歷史重創,久久難以治愈,以至彼此間都有粗言俚語,輕薄、鄙夷對方。廣府人如與客家人聯姻,就會被人瞧不起,而客家人更是恪守幾百年的遺訓,不與外人通婚……當然,這已過去了一個多世紀了。后來的變法、革命,兩大民系依舊風雨同舟、并肩作戰。

說起廣府人與客家人,他們有很多的同,也有很多的異。在熙熙攘攘的人流中,就算不憑方言(由于廣府話是官話,所以客家人大都會說,如同福建客家人也會說閩語一樣),只憑他們處事的方式、待人接物,在廣東,你也大致可以判斷出誰是廣府人,誰是客家人!

是的,他們的性格特征太明顯了!

他們的形象、風度、價值取向,也太不一樣!

要比較客家人與廣府人,可以有很多的角度切入,例如,從各自形成的歷史先后入手,或者從各自的文化觀念著眼,還有地域、經濟、民俗……種種,其中的異同,都是可以洋洋灑灑寫出大塊文章的。不過,在這里,我們卻嘗試從方言中的熟語、民諺入手,因為熟語、民諺,每每是幾百上千年形成的,滲透了一個民系的文化,其價值取向、生活方式都可以從中得到體現,由此,則可導入其民性的形成,歷史的演變及其他方面。

那么,兩大民系方言中的“關鍵字”又是什么呢? 哪是代表民系性格的常用語呢?

客家民系,正如大家所熟悉的,便是“寧賣祖宗田,不賣祖宗言”,關鍵字便是在這“祖宗言”上,祖宗言意味著歷史文化的“遺訓”,是一種承傳,是與中國傳統文化中“圣賢立言”相一致的;重言者,乃是重資深的精神境界。“言”高與田,還可以找到不少相近的民諺,如“做不盡的子孫屋,買不盡的子孫田”,做屋買田,還不如給子孫留“言”,祖宗言強。還有“做官買田,不如子孝妻賢”,“好子不貪爺天地,好女不求嫁時衣”,“家有千金,不如藏書萬卷” ……等等,都講究的是“言”,書的傳統即文化精神的傳統,而鄙薄官、田、嫁衣、金子,這種形而上的追求,當是客家人最未突出的,這已不需要多闡釋了。

廣府人呢?廣府人中,最流行的,莫過于“頂硬上”這一口頭禪,“馬死落地行”這一民諺。“頂硬上”還作為民歌流傳,我們不妨全歌照錄,從中品味這個民系的意趣:

頂硬上,鬼叫你窮!

鐵打心肺銅打肺,

立實心腸去捱世。

捱得好,發得早,

老來嘆番好!

那種頑強不屈、堅韌不拔的獨立精神,那種對“窮”的蔑視,是出于廣府人敢于冒險,崇尚勤奮,不怕捱,敢于發并敢于去“嘆番”的思維模式。結合“馬死落地行”,更體現出一種人的獨立單行的氣概,不想依附什么,也不怨天尤人,一定要拼搏一個自己的世界——這與廣府地區早早“洗腳上田”、“棄仕從商”的傳統是密切相關的。

廣府人中,類似的諺語還不少,諸如“崽大崽世界”,孩子大了便是孩子的世界,讓他們獨立自主地去拼搏,去立世界好了。還有“山高皇帝遠,海闊疍家強”,廣府人中,融合了靠河海為生的疍家人,如冼姓,前有冼夫人,今有冼星海,都是了不起的歷史人物。

因此,廣府民系民諺中的“關鍵字”,便是頗具獨立氣概的“上”與“行”,是一種行動,而不拘泥于“言”上。

耕讀傳家 VS. 猛龍過江

從以上的關鍵字延伸,我們不難看到,在客家人中,無論是兒歌還是民諺,偏重于“讀書郎”或“讀書人”。兒歌中,關于“讀書郎”的實在是太多了,這里就不重復了,從小,客家的孩子,便被灌輸了惟有讀書方有出路的思想,如《月光光》的童謠,兩大民系都一樣,客家的,則是“月光光,秀才郎”,強調的還是讀書出仕。民諺里,更有“讀不盡的書,走不完的路”、“唔讀書,瞎眼珠”、“養子不讀書,不如養頭豬”、“秀才不怕衫破,最怕肚中無貨”、“補漏趁天晴,讀書趕少年”、“讀書肯用功,茅寮里面出相公”……

這些都是對人的文化素質的追求,對學問的追求,并置之于至高無上的位置,恐怕比當年中原“學而優則仕”的傳統,都有過之而無不及。當然,這與他們生活的環境:貧瘠的山區,貧困的生活,不讀書出仕,也就無前途可言是分不開的。

而在廣府人中,讀書當然也很重要,且不說像一個順德,就出了叁個文狀元,一個武狀元,廣府人的學部委員與客家人的,可謂是平分秋色,各自為11位與10位,這都同樣承傳了中原文化之血脈。

但廣府人中,所崇尚的,卻不僅是讀書郎,而是意蘊要廣泛一些的“猛人”。這在廣府語匯中,大家都很熟悉的字眼,諸如“生猛”——富于活力與生氣,非常強悍,又如“不是猛龍不過江”……等等。

這“猛人”中,雖然也包括讀書有出息的人,如狀元、作家之類,可其概括的,應是所有事業上有成就的人,且具備一種“行動性”在內,敢作敢為,無所畏懼,尤其是敢于出外“闖世界”的——“過江”、渡海者。“猛人”二字,讀下來,頗有些咄咄逼人,很有氣勢,不信邪,不懼難,成得了氣候!

這樣說來,廣府人的追求,更多在于一種行動上,更具有一種務實精神。這些年來,珠江叁角洲上,也就是廣府主區“四小虎”的異軍突起,“順德制造”聲名遠播,表現出的也是一種行動精神,敢作敢為,自我坐大,絕不旁騖。在這一意義上,他們的海洋文化色彩,自然比客家人要強一些。

不過,不少諺語,他們也是共通的,如:“有狀元學生,無狀元先生”,強調的是一代比一代強。又如,客家人講“不貪郎田地,只貪郎精致”,廣府人也有“好仔不論爹田地,好女不論嫁時威”,講的仍是自己實實在在的本事、學問。還有,客家人講“近山莫枉柴,近河莫枉水”,廣府人也有“近井唔好使枉水,近山唔好使枉柴”,可謂一樣講節儉、留節余……這一類的比較,。還可以找出很多。

其實,廣府人講“頂硬上”,客家人講“硬頸”,固然有一些不同,前者講進取,“上”,后者講堅持,不動搖,同是一個“硬”字,各有千秋,卻也一般相通。客家人講“眠倒打唔跌”(睡著了也打不倒),廣府人則講“做人要有腰骨”(有氣節,有原則),當是異曲同工。

以上的民諺、熟語,在比較中,我們已多少看出兩大民系的相近與不同的地方,而從這些諺語出發,我們再從各自的民性之對比,價值觀的差異,當可以更具體、更深入地去認識同在南方這片熱土上生長出的這活生生的、而又各具個性的大樹——支撐一方歷史天空的大樹!

作者:譚元亨 來源:鄉土人文地理


投稿熱線:黎國強13728886039,黎士賢13544350888,黎慧仙15999626778,郵箱地址:shijielishiwang@126.com;勘誤:黎國強13728886039

版權及免責聲明: 1、凡本網注明來源:“世界黎氏網” 的所有稿件,版權均屬于世界黎氏網,未經本網授權,任何單位及個人不得轉載、摘編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稿件。已經本網授權使用稿件的,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并注明來源。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2、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世界黎氏網)” 的稿件,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3、凡本網注明來源:“XXX供稿” 的稿件,稿件均來自企業或個人,發布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如遇投資類文章,請網友謹慎甄別真偽,以免造成損失。
4、如因供稿內容、版權和其它問題需要同本網聯系的,請發郵件至"shijielishiwang@126.com "。

欧美 亚洲 日韩 国产 综合